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动态 >> 企业新闻 >> 做红木就是弹好传统文化这根弦

字号:   

做红木就是弹好传统文化这根弦

作者:紫翔龙浏览次数: 日期:2013年12月6日 07:55

姜玉忠痴迷木文化,成立3个研究机构,继承和创新新红木文化

 

车水马龙的海门市丝绸路上,一座高十多米的镂空式木雕门楼临街而立,喜庆的中国红鲜艳夺目。大门东侧依次是“中国苏作家具文化研究中心”、“南通紫翔龙木文化研究中心”、“南通浅浮雕艺术研究所”的匾牌。这处充满学术和文化气息的场所,每天迎来送往着许多慕名而来的参观者,宽敞的展厅内,展示着所有红木种类的标本,明、清式木作家具,中国最大的金丝楠木雕弥勒佛,以及红木家具制作流程等等。49岁的姜玉忠是这里的主人,也是中国红木古典家具理事会副会长,江苏家具协会副会长、江苏紫翔龙红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。企业以利益至上,但姜玉忠却将大量精力投入到红木的传统文化研究和工艺发掘上。“文化,六七百年来一直是红木家具的第一属性,这根弦弹不好,你永远只能做商品,而不是能够传世的文化精品。”姜玉忠说。

红木“国标”修订,他留下自己的烙印

姜玉忠是个商人,精明而机敏。但很多浸染着红木沉稳和深邃的气质,让他更具睿智和内敛,不事张扬,朴实低调。言谈举止间,更像是个潜心学问的儒雅学者。

虽然是公司老总,但他真正用于谈生意的时间并不多,而是忙于参加各种有关红木的文博会、研讨会、高峰论坛等产业和学术活动。他还参加主编了《东盟红木鉴赏》等专业书籍。现在,姜玉忠又忙着参与新的国家标准《红木》的修订起草。

这个被称为中国红木市场最高“话语权”的国家标准,由全国木材标准化委员会和中国林科院木材工业研究所,联合全国部分红木企业、科研院所、高校、质检机构等共同修订。姜玉忠是参加与修订的3名江苏企业家之一。明年实行的新“国标”,将留下他的烙印。

红木新“国标”会给消费者带来哪些利好?姜玉忠说,目前,红木市场执行的还是2000年版《红木》国家标准,但十几年来,这个标准已不适合当前市场发展需要了,红木分为5833个品种,但个别品种不够严谨,不仅模糊,甚至会误导消费者。

例如老“国标”中紫檀属花梨木类中一种木材名为安达曼紫檀(市场俗称亚花梨),但这种木材是否属真正红木,近年来却饱受争议。在老“国标”制定时,安达曼紫檀只在实验室有,市场上并未出现,但随着红木资源的稀缺,安达曼紫檀却越来越多地被制作成红木家具销售。“这是一种次于传统花梨木的木种,但气干密度低,还有异味。价格也只有传统花梨木的五分之一甚至更低。”姜玉忠说,它不是假红木,但虽然在国标之列,品质却差很多,消费者一不小心就被“坑”了。

姜玉忠说,新国标可望为这个争议下个定论。此外,一些原木不在红木国标中的木材,但用作家具也很好,这次也有望被纳为新国标的红木范畴。

潜心研究红木,弹好传统文化这根弦

记者采访姜玉忠时,他还在忙另外一件事,就是和设计人员商讨“紫翔龙红木艺术馆”的设计图纸。这个艺术馆,全部由他自己投资创建,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,将陈列古今红木艺术精品,成为展示红木艺术的“大观园”。

对于红木艺术、传统艺术的痴醉和执着,使得姜玉忠不仅仅是“在商言商”,更不是唯利是图,而是将红木家具当成文化、当成传统工艺来发扬和继承。目前,他正在整理归纳中国古典家具的传统工艺制作流程,“红木家具艺术有六七百年的历史,承载着许多中国的传统文化,其中的很多技艺是不能丢的!”姜玉忠说。

比如制作家具一道重要的工序是上漆,古代家具使用的是天然生漆,健康环保但产量低、成本高,现在红木家具用的大多是化学漆,改用传统的天然生漆,“虽然生漆价格贵,但保留了传统工艺,还环保美观,值得!”他说。

思考和探索,在姜玉忠的脑中几乎从未停止过。他成立了“南通紫翔龙木文化研究中心”,这个研究机构对他来说意义特别。随着红木资源的日益枯竭,特别是一些珍稀红木限制进口,姜玉忠认识到,红木家具并不是家具的唯一品种,在红木属外的一些珍贵木种,照样可以利用传统工艺加工做成当代艺术作品。

现在的红木家具有四个要素,材、形、艺、韵,还有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,就是“纹”,木材经过成百上千年的岁月成长,形成了很多天然的美丽花纹。“如果能巧妙地把纹理能做上下左右能对称的,作品不仅很漂亮,而且还能达到天人合一神韵。虽然难度很大,但如果沉下心来做,把这一木文化发掘好,就能代表当代木作工艺的水准。”姜玉忠认为。

勇挑重任,为重振“苏作”添薪续火

家具艺术到了明清时期,形成了四大流派,即苏作、广作、京作、晋作。其中以苏作为中心的苏作流派最为著名。苏作家具不仅造型美观、结构科学,而且榫卯精艺、经久耐用。但近年来,苏作家具却呈衰落迹象。“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在逐利和浮躁心态的影响下,苏作家具的工艺,文化等核心精髓没有被完整地传承下来。”姜玉忠认为。

11月初,他联合中华文化促进会木作文化工作委员会挂牌成立“中国苏作家具文化研究中心”。“这个牌子不是一挂了事,也不是炫耀身份,而是挑起一个沉甸甸的责任。”姜玉忠指着门前挂的牌子说。

依托苏作家具文化研究中心,他准备邀请雕刻大师、专家学者等共同参与苏作家具的文化精髓研究透,继承下来,做出一批代表当代审美角度的工艺水准的作品,“红木家具作为奢侈品,要登上大雅之堂,必须要用精品说话。几十年后,如果这些作品可以拿去高价拍卖,就算成功了。”姜玉忠说。

考量苏作家具的工艺水平,其中之一就是浅浮雕艺术。南通的浅浮雕在业界知名度很高,几乎集纳了全国最好的浅浮雕工匠。但由于没有很好地融合资源,散落的民间的数百名工匠大都以养家糊口为目的,赚取有限的加工费。“浅浮雕方面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南通一个都没有,但达到大师级水平的工匠,至少有20人。”姜玉忠经过调查后认为。

他计划依托“南通浅浮雕艺术研究所”,将这些技艺精湛的工匠召集起来,聘为研究员,举办作品巡展,并为他们申报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等。“不仅把南通的浅浮雕艺术推向全国,而且努力使苏作家具的整体制作水平有一个大的提升,为使苏作重回在中国的应有地位添薪续火。”姜玉忠说。

所属类别: 企业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紫翔龙  红木  浅浮雕 

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      苏ICP备12060703号